颠茄三石片

不撕=.=毕竟我是个乖巧端庄的人

万耿像毒 自磕

万山X耿浩
     
前篇

        新界对他来说很繁华,他知道将有一座座刻着自己名字的高楼拔地而起,烟火与红酒的交缠将他整个人浸泡于纸醉金迷中,与假意的微笑和怀抱相伴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当望向车窗外的街道时他才会生起一丝罪恶感。墨绿色的玻璃碎渣铺满了渗出黑油的马路,不远处的烧烤摊上只留下残破的桌椅。行人在一片狼藉中穿过,不过他们的眼光也不丝毫在此停留,生活像如此已成为了习惯,这就是人性。他夹紧手中燃着的香烟,将思绪埋进渐渐散开的烟雾中。
        玻璃碎片的声音将他手中的烟震落,突然的刹车让他从迷乱中惊醒。争吵声让他紧皱眉头,他转过头询问身旁的人,那人在他耳边细语。原来是个酒鬼,真有趣。
        他缓缓走下车,望着在车前手握酒瓶的男人,示意身旁的人收起将要掏出的枪。“有钱了不起吗?你他娘的还不是你妈生出来的啊?有钱可以买到所有的东西吗?有钱就可以抢别人老婆吗?” 车灯直射下男人明显涨红的脸增添了些许白色,拿着酒瓶摇晃的身体终于因为愤怒而摔倒在地,咒骂声越来越小,终于没了声响。是啊,有钱真的很了不起吗?他自己都不清楚。可能真的了不起吧。他笑了笑自己,转身随手叫人将昏睡在地上的男人抱回车内。
        手指摸索着熟睡在后座上男人的耳垂,俯身听到他朦胧中的呓语:“说...你爱我..说啊..”
         生命中有一种悲无法形容,笑着却比哭要心碎。正如还有一种痛无法承受,活着却比死还要绝望。又有谁感受到我灵魂之下的空空如也。

中篇

        万山轻舔着身下人的耳钉,手指深埋进带着廉价洗发水气味的栗色软发中。“耿浩,不错的名字。” 身下人借着未消散的酒气扭动着不安的腰肢,主动攀沿向上回应给人一个吻。万山咬破了他的嘴唇,“你说你吻过多少人?你太脏了,好在我也脏透了,我们天生一对。”
        万山在那一晚就已经知晓,耿浩是一种毒,只需沾染一滴就足以让自己痴迷一生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万山,你他妈不是人。” “我爱你。”耿浩跨坐在万山的办公桌上,万山抬头望了望叼着烟斜视着他的人,不紧不慢地扣紧钢笔,猛地将人口中的烟夺下扑倒在沙发上,他最喜欢耳语:“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你周围的氧气买下来,你就可以完全属于我。” “钱他妈的就是个屁!” 耿浩挣扎着从万山怀中挣脱,望着耿浩摔门而去的背影,万山笑了。钱在你眼里不算什么,而我他妈的只剩钱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耿浩说万山将他锁在了自己的身边,旁人永远无法了解万山的占有欲有多强。万山总是不知疲惫的在耿浩身上留下一遍又一遍印记,他喜欢耿浩身上带着他自己的气味,他将所有无法言语的伤痛留给耳语,万山在那时是活着的,他将悲喜全部留给了耿浩,还有那些只会对耿浩说的我爱你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当万山跪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想着。耿浩向往自由,他终究不是自己名下的一座座不会动的楼房。毒瘾发作似的心痛让万山着魔一样疯狂嗅着耿浩留下来的一切。走的那么决绝,是真的没有爱过吧。只可惜你口中的情歌不会再为我一个人唱。

后篇

          脚步声在水泥地上嗒嗒作响,转身拐过十字路口,映入眼帘的是一家理发店。他摸摸颓废的垂下及眼角的头发向店门口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推开门的瞬间一股廉价洗发水的味道冲进鼻腔,猛烈的熟悉感让他全身一震,慵懒而又软糯的声音从电脑桌后传来:“洗头五块,剪头十块,其他服务请上二楼。” 他控制住颤抖的身子躺在浴缸前:“洗头,也剪头”
          双手穿插过发梢时男人的动作停滞了几秒,沉默着完成了接下来的清洗。手指灵活地握着剪刀运作着,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突然张口:“以前这双手握话筒的样子很好看。” 剪刀掠过耳尖没有停顿:“哦是吗,万总过奖了。” “你除了剪发平常还干什么?” 顶着吹风机启动后的嗡嗡声男人俯下身在镜前人的耳边大声说道:“朋友有事我就替他为客人做些其他的服务啊。” “什么服务?” “你猜啊,万总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免费为你做哦。” 说着舌尖掠过发红的耳垂关闭了吹风机。“头发剪完了,先生还有其他事情吗?” “耿浩,不如我们重新开始。” 男人坐回电脑桌后,点燃了一支烟。“我知道自己锁不住你,可是我真的离不开你了。我已经没有路可逃了。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你说的对,钱他妈的算个屁。我万山想要的只有你。回到我身边吧,耿浩。” 一支烟燃尽,万山无力地转身,就在要迈出大门的一瞬间,身后传来那个慵懒又玩味的声音:“先生还需要我为你提供其他服务吗,今天一律免费。” 下垂眼边滑落了一颗星星,刚要跨出门的男人飞一般地冲过来紧紧抱住了他,门口的狗汪汪叫唤着,夕阳像倾倒的红酒醉了整个天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直以为我们俩不一样,原来我错了,寂寞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样。这辈子我的心早已被你锁住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