颠茄三石片

不撕=.=毕竟我是个乖巧端庄的人

·电灯泡·迅·被截后

·夏日恋曲

·日常感叹

·恋爱多美好

我终于成为了你想要的那种人
可是你依然不属于我

食味


短篇
文笔渣
安静谈个恋爱呗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每天午饭时间黄磊会从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翻出两个煮熟的鸡蛋,浑圆的鸡蛋上用黑色笔勾画出一个调皮的表情,日复一日,而鸡蛋的主人从未留下任何痕迹。有人说这一定是爱慕黄老师的女学生送的,而黄磊只是轻笑,默默地将鸡蛋收起。
        黄磊第三十二次碰见在食堂角落里偷窥自己的男孩,头发呆呆地垂在额头上,眼角一颗泪痣显得很特别。突然两人的目光对在了一起,只见那男生愣了几秒钟后脸上泛起及耳根的红,立刻低下头勺子和筷子并用往嘴里塞饭。因为塞的太快,米粒扑哧一下喷了出来,黄磊犹豫了一下站起来走到男生面前,拧开矿泉水递到嘴边。“同学,喝点水吧。” 男生嘴里塞的满满的,涨红的脸一会点头又一会摇头,黄磊忍不住笑出了声,“先咽下去啊。” 黄磊耐心地看着眼前的人一点点咽下去,还打了个响亮的嗝,刚平静的脸又红了一片。看他局促不安地揪着衣角,黄磊开口问他叫什么名字,男生用软的像糯米一样的声音回答道:“黄渤,三点水的渤。” 黄磊见他眼睛都不敢对视自己,摸了摸兜里的两个鸡蛋,又摸了摸男生的头就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之后的每天鸡蛋都像以前一样安静地躺在抽屉里,外壳上依旧是黑色笔勾画的表情。直到有一天黄磊被调到新的班级做班主任,看着教室后排瞪着眼睛一脸意外的黄渤,黄磊轻咳两声宣布了新的课代表,也就是黄渤。第一堂课上完,黄磊将黄渤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,“小渤啊,我观察你很久了,你很有天赋,又肯努力,绝对是可造之才啊。如果不那么害羞就更好了。” 黄渤点点头看着黄磊的眼睛,几秒钟后丢下一句“老师再见。”就跑出了办公室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中午雨下的很大,黄磊忘记带雨伞,只好一个人待在办公室,眼看午饭时间就要到了,黄磊看着空空的抽屉,望着窗外的雨,心里有点焦急。过了一刻钟后,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到了门口又突然停止。接着传来门被推开的咯吱声,黄磊看见头发被雨淋湿贴在脑门上的黄渤掂着脚慢慢地走进来。“小渤。” 黄渤听见黄磊的声音哎呦一声差点蹦出去两米外,呆呆看着黄磊,两只手藏到背后。黄磊叫他走到自己桌子边上,拿起毛巾擦去黄渤头上的水珠,桌上放着一盒巧克力,黄渤傻傻地问黄磊是不是送给女朋友的,黄磊恩了一声说道:“是送给喜欢的人吃的。” 黄渤低下头,悄悄把手里的东西塞到口袋里。黄磊叫住他说:“别藏了,拿出来吧。”黄渤缓缓从兜里掏出两个鸡蛋,外壳上的黑色笔迹被雨淋湿了,但还能看清楚两个笑得可爱的表情。黄磊将鸡蛋收回抽屉,在黄渤身上披了件自己的外套。黄渤正要转身走,黄磊叫住他,“给你的。”说完拿起桌上的巧克力塞给他。黄渤一脸疑问:“你不是说这是送给你喜欢的人的吗?” “对啊。” 黄渤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,狠揉了揉自己的脸,结巴的说不出话来。黄磊笑着顺势将他搂进了怀里,呼吸埋进对方沾雨的头发里,时间好长好长,直到两人的眼里落进了星星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冬日的阳光跳过窗户洒在黄渤半掩的被单上,黄磊悄悄推开房门,走到床边将被子拉回黄渤的耳边,低头在鼻尖印了一个吻,蹭了一股暖暖的奶香味。“黄…狐狸,别动。”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嘴里嘟嘟囔囔地说了些什么。呼吸声渐渐平稳,小渤又睡着了。黄磊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床边,托着腮仔细观察着睡着的小渤,用手指点点泪痣,揉揉乱成一团的头发,抹去快要滑落的口水。听着他起伏的轻微的呼吸声,喉结的滚动,黄磊的呼吸显然开始急促起来,少年的模样足以使人沉迷于此,直到黄渤的肚子传出咕噜的响声,黄磊才从眼前的画中醒来,起身到了厨房。
        黄渤被饥饿感叫醒,摸了摸身旁已经没有温度的被窝,揉着眼睛抓起床头的外套披在身上,半睡半醒地走到厨房,朦朦胧胧看到系着围裙的黄磊在厨房里忙碌着,黄渤闭着眼走上前,双手搂住黄磊的腰,下巴牢牢地垫在肩上又闭上了眼睛。“小懒蛋,别睡啊,厨房里凉。”清晰的呼吸声轻挠着黄磊的耳朵,带着酥痒的电流从耳朵流向心口,黄磊一个转身将人抱在怀里,“小渤外套要捂严实,桌子上有杯热好的牛奶,趁热喝,早饭马上就好。” 见黄渤的眼睛还未睁开,黄磊坏笑着凑上去仔细地啃咬黄渤的耳垂,黄渤疼的一激灵,不满地睁开眼睛挣开黄磊的怀抱,一屁股坐到了餐桌上旁,牛奶还靠着热气,过了一会黄磊端上两碗热腾腾的面,黄渤用筷子挑开面条,碗中间安然卧着两颗荷包蛋,好久没去超市,这是剩下的最后两颗。紧紧依靠着的两颗蛋黄像冬日两颗燃烧的太阳,又像两颗依靠的心。黄渤埋头吞着面,口中含含糊糊地对黄磊说:“黄磊,咱们去新西兰吧。” “去那干什么?” “吃好吃的,顺便领个证吧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今年的秋天比往常更冷一些,最近学校课少,黄磊落得清闲,正好可以在黄渤下班前回到家做好饭。算来已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七个年头了,或许两人之间早已没了当初的那份激情,趋于柴米油盐的生活更像普通情侣生活那样如细流平缓着。情话出口越来越少,连在床上也总是敷衍了事。在某个早上黄磊也会望着身边的人恍惚,那个曾经红着脸天真的少年在泪痣旁也爬上了一丝细纹,轮廓渐渐柔和,温顺又多了几分倔强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黄渤再一次放下筷子,“这菜又淡了。” 黄磊尝了尝味道并不是很淡,“肉太老,不新鲜。” “咸了。” 黄磊没有过多言语,他知道问题并不在于他做的菜。晚上黄磊洗过澡后慢慢凑到黄渤颈窝旁,释放着自己的喘息。“我累了,早睡吧。” 黄渤背对黄磊将自己埋进被子,一会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。那晚黄磊在戒烟两年后重新点燃了一支烟,彻夜未眠。他对他很了解,生活总会这样,平淡中不乏波澜,逆折。黄渤已经不再是多年前那个轻掠嘴唇就脸红的厉害的少年。在他最好的青春里遇到了黄磊,于是他把自己献给了黄磊。如今在他的生命中出现了另外一个人,他可能与黄磊截然不同,或许浪漫,或许更加温柔。而在他面前黄渤才能找到新奇的快乐。过多的言语只会放大成无意义,煎熬的继续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。应该早就明白在生活的单行道上永远只有远方的美好,而过去的风景不会再遇见。黄磊看着熟睡的黄渤,第一次明白分开会这样的无奈与悲哀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,黄磊只在床头留下那个夏天从可乐罐上扭下的拉环戒指,没有告别,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黄渤翻遍了整个城市都没有找到黄磊的痕迹,他最终还是独身一人,当习惯了一个人最好的爱时,其他的短暂新奇终究无法长久。他想念曾经油盐酱醋的生活,想念黄磊围着围裙在热气中穿梭的身影,想念那些无聊却幸福的时光。一辈子柴米油盐难道不就是一辈子的陪伴吗?
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一个秋天,那场缘分的冷雨牵念着男孩微红的脸庞。黄渤路过了和黄磊走过的许许多多的风景,火车驶向他和黄磊走过的最后一个地方,乌镇。江南的雨像调皮的孩子,总是毫无预期。黄昏过后的一场雨淋湿了黄渤的衣服,穿过一条条街道,每个画面都装点着诗意,像黄磊的低声细语。雨愈下愈大,黄渤只好跑向路边的小店躲雨。那家亮着橘黄色灯光的小店在朦胧的雨中伫立着,黄渤不自觉地跑到了那里。暗红色木匾上刻着深夜食堂几个字,这丝淡雅的气氛与乌镇好像相适又好像分离。推开门,黄渤抖落了身上的雨水,抬头,望见了柜台中间的那个男人。犹如十年前的那场相遇,眼睛中满是惊讶。一碗热腾腾的面端到面前,“擦擦雨。”顺便递来一条毛巾。黄渤恍惚地看着眼前的面,不敢抬头直视黄磊。拨开一层面,两颗荷包蛋安然的卧在那,霎时间黄渤愣住了,笑着依偎着他的时候仿佛就在昨天,黄渤放下筷子,转身闭上眼睛拥抱住身后的男人 ,轻声抽泣着,黄磊将人带在怀里更深,下巴埋进黄渤的头发里,闻着熟悉的味道,抱着他思念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黄渤再没有离开乌镇,他留在那和黄磊一起经营着食堂。后来很多人问他们一辈子柴米油盐琐碎会不会无聊,黄磊转身看了眼黄渤说道:“知道对方吃什么,就是最真实的关心。就好像我陪在他身边,参与了他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。所以就这样一辈子油盐酱醋,一辈子无聊好了。
        是啊,爱不就是一件件琐碎的小事吗?每一句“你吃饭了吗”,意思就是“我好想你啊”。所谓爱,不就是愿意听你的每一句废话吗?不就是愿意知道你每天吃了什么吗?总会有一个人在你的生命里,像食色百味,无法分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万耿像毒 自磕

万山X耿浩
     
前篇

        新界对他来说很繁华,他知道将有一座座刻着自己名字的高楼拔地而起,烟火与红酒的交缠将他整个人浸泡于纸醉金迷中,与假意的微笑和怀抱相伴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当望向车窗外的街道时他才会生起一丝罪恶感。墨绿色的玻璃碎渣铺满了渗出黑油的马路,不远处的烧烤摊上只留下残破的桌椅。行人在一片狼藉中穿过,不过他们的眼光也不丝毫在此停留,生活像如此已成为了习惯,这就是人性。他夹紧手中燃着的香烟,将思绪埋进渐渐散开的烟雾中。
        玻璃碎片的声音将他手中的烟震落,突然的刹车让他从迷乱中惊醒。争吵声让他紧皱眉头,他转过头询问身旁的人,那人在他耳边细语。原来是个酒鬼,真有趣。
        他缓缓走下车,望着在车前手握酒瓶的男人,示意身旁的人收起将要掏出的枪。“有钱了不起吗?你他娘的还不是你妈生出来的啊?有钱可以买到所有的东西吗?有钱就可以抢别人老婆吗?” 车灯直射下男人明显涨红的脸增添了些许白色,拿着酒瓶摇晃的身体终于因为愤怒而摔倒在地,咒骂声越来越小,终于没了声响。是啊,有钱真的很了不起吗?他自己都不清楚。可能真的了不起吧。他笑了笑自己,转身随手叫人将昏睡在地上的男人抱回车内。
        手指摸索着熟睡在后座上男人的耳垂,俯身听到他朦胧中的呓语:“说...你爱我..说啊..”
         生命中有一种悲无法形容,笑着却比哭要心碎。正如还有一种痛无法承受,活着却比死还要绝望。又有谁感受到我灵魂之下的空空如也。

中篇

        万山轻舔着身下人的耳钉,手指深埋进带着廉价洗发水气味的栗色软发中。“耿浩,不错的名字。” 身下人借着未消散的酒气扭动着不安的腰肢,主动攀沿向上回应给人一个吻。万山咬破了他的嘴唇,“你说你吻过多少人?你太脏了,好在我也脏透了,我们天生一对。”
        万山在那一晚就已经知晓,耿浩是一种毒,只需沾染一滴就足以让自己痴迷一生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万山,你他妈不是人。” “我爱你。”耿浩跨坐在万山的办公桌上,万山抬头望了望叼着烟斜视着他的人,不紧不慢地扣紧钢笔,猛地将人口中的烟夺下扑倒在沙发上,他最喜欢耳语:“如果可以的话真想把你周围的氧气买下来,你就可以完全属于我。” “钱他妈的就是个屁!” 耿浩挣扎着从万山怀中挣脱,望着耿浩摔门而去的背影,万山笑了。钱在你眼里不算什么,而我他妈的只剩钱了。
         耿浩说万山将他锁在了自己的身边,旁人永远无法了解万山的占有欲有多强。万山总是不知疲惫的在耿浩身上留下一遍又一遍印记,他喜欢耿浩身上带着他自己的气味,他将所有无法言语的伤痛留给耳语,万山在那时是活着的,他将悲喜全部留给了耿浩,还有那些只会对耿浩说的我爱你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当万山跪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想着。耿浩向往自由,他终究不是自己名下的一座座不会动的楼房。毒瘾发作似的心痛让万山着魔一样疯狂嗅着耿浩留下来的一切。走的那么决绝,是真的没有爱过吧。只可惜你口中的情歌不会再为我一个人唱。

后篇

          脚步声在水泥地上嗒嗒作响,转身拐过十字路口,映入眼帘的是一家理发店。他摸摸颓废的垂下及眼角的头发向店门口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 推开门的瞬间一股廉价洗发水的味道冲进鼻腔,猛烈的熟悉感让他全身一震,慵懒而又软糯的声音从电脑桌后传来:“洗头五块,剪头十块,其他服务请上二楼。” 他控制住颤抖的身子躺在浴缸前:“洗头,也剪头”
          双手穿插过发梢时男人的动作停滞了几秒,沉默着完成了接下来的清洗。手指灵活地握着剪刀运作着,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突然张口:“以前这双手握话筒的样子很好看。” 剪刀掠过耳尖没有停顿:“哦是吗,万总过奖了。” “你除了剪发平常还干什么?” 顶着吹风机启动后的嗡嗡声男人俯下身在镜前人的耳边大声说道:“朋友有事我就替他为客人做些其他的服务啊。” “什么服务?” “你猜啊,万总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免费为你做哦。” 说着舌尖掠过发红的耳垂关闭了吹风机。“头发剪完了,先生还有其他事情吗?” “耿浩,不如我们重新开始。” 男人坐回电脑桌后,点燃了一支烟。“我知道自己锁不住你,可是我真的离不开你了。我已经没有路可逃了。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你说的对,钱他妈的算个屁。我万山想要的只有你。回到我身边吧,耿浩。” 一支烟燃尽,万山无力地转身,就在要迈出大门的一瞬间,身后传来那个慵懒又玩味的声音:“先生还需要我为你提供其他服务吗,今天一律免费。” 下垂眼边滑落了一颗星星,刚要跨出门的男人飞一般地冲过来紧紧抱住了他,门口的狗汪汪叫唤着,夕阳像倾倒的红酒醉了整个天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直以为我们俩不一样,原来我错了,寂寞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样。这辈子我的心早已被你锁住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你低头的瞬间永远是我镜头中最美的一抹色彩。

想用笔描绘出你的每一帧,时间仿佛定格。

大王叫我来巡山


        
妖艳贱货老白兔磊X可爱纯良小狐狸渤

 大概是个童话故事吧!?

1.     很久很久以前(喂故事都是这样开始的好吗),森林里有一座山。山里长期居住着一群狐狸,并且每只狐狸成年之前都不被允许下山去,只有十八岁那年通过一次考核才可以得到自由。考核的内容就是到山下成功抓一只兔子回到山顶,鬼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无聊的考核,然而为什么是抓兔子呢,天真的准成年狐狸布鹅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。当然有时候他也会思考自己明明是一只纯狐狸,为毛会有一个这么不霸气而且品种混乱的名字,有没有搞错啊。

2.     在三个小时的收拾行李时间后布鹅背着自己的特大号包裹下了山,其实布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带那么多发胶?可能是一个星期没有洗头发有点乱,行走江湖可不能乱了发型啊,就是顺顺狐狸毛也是可以的啊。

3.磊磊从大傻子红雷那骗了几根胡萝卜掂在手里扭着屁股往家走,心想人人都说狡兔三窟,自己简直就是狡兔中的战斗兔啊,神算不如我算,随便夸了几句傻熊红雷今天又帅了就白白拿到了胡萝卜,这智商啊,还怎么打光头强。

4.布鹅一边哼着自己的主打歌一边摇着尾巴走在小路上,眼见就要下山了,布鹅突然有点兴奋。蹦蹦跳跳地来到了森林里,走了一段路后突然发现不远处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悠哉游哉地扭动着。布鹅机智地凑上前去看清楚了那身影的真面目。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啊,刚下山就碰见一只兔子,而且又肥又大,肯定跑不动,绝逃不出我的狐狸爪。布鹅小心翼翼地绕过那只兔子,忽然冲上前冲着兔子张口举爪,见兔子没什么反应就汪汪了两声“你怎么不怕我啊,我是狐狸,专门抓你们兔子的。看你和我有缘,你这只兔子我抓定了。”

5.要说布鹅也太倒霉了,非要摊上磊磊这只老兔子,兔龄已达中年,老谋深算,堪称兔族的神算子,又正值中年发福,吃多肉多,体重渐长。磊磊美滋滋地啃着胡萝卜走着,突然前面冲出一只狐狸来,还气势汹汹的说要抓自己。磊磊转悠着他的大眼珠子,心想:“这小狐狸崽子太天真了吧,还想抓我,有点自不量力啊。不过小狐狸倒是挺有意思,软软的毛真想让人揉一把,眼睛长得水灵灵的,真勾人,哦不,勾兔。”

6.“说你呢嘿,兔子你不准动,看我来抓你回山。” 布鹅刚要上前碰磊磊,磊磊就扑通跪在布鹅脚边,抓着他的尾巴抹眼泪。“狐狸兄,你不能抓我啊,我可是你的同类啊。” 布鹅一愣,转眼又对抱着自己尾巴的人说:“你瞎说啥,我和你才不是一类,你看你这么胖,而且是白色的,我们长得根本不像。” 磊磊又大哭着喊:“冤枉啊,我是被兔王给变成这个样子的,当初我下山抓兔子被兔群围攻,成为俘虏后就被惩罚变成这个样子让我永远会不了山上。” 如雨而下的眼泪把布鹅的尾巴都浸湿了,布鹅看到磊磊的样子有些心疼,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错怪你了,这样吧,你先跟着我抓兔子,抓完兔子我们马上回山,我会想办法把你变回原形。” 磊磊抹抹眼泪看着布鹅说自己先回家收拾东西,马上回来找布鹅。磊磊走出了布鹅的视线,比了一个剪刀手,顺便卖了个萌,“这小狐狸真是傻透了,怎么这么天真愚蠢地以为我是卧底呢。还是修炼几年再抓我吧。”带着哈哈哈的笑声磊磊又扭着屁股回家去了。

7.布鹅就在这树下抱着他的包裹等啊等啊,等到肚子咕咕叫也没看到磊磊回来找他。布鹅开始胡思乱想起来,“磊磊不会被兔子抓住了吧,我应不应该去救他,难道他有事耽搁了,可我现在真的好饿,好想吃炸酱面啊。” 最后布鹅抓了一把草吞下去饿得睡着了,生活是如此艰难,为什么要对待我这么可爱的小狐狸呢。(别问我为什么布鹅不怀疑磊磊是个骗子,因为人设如此。)

一个因为开学而无休止停更的不要脸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万刀插身也要时刻补充糖分系列

方圆哥哥和耿浩

宠死人不偿命X傲娇小浪痞

你说你为什么老盯着我看,是不是图谋不轨。
你好看呗我就愿意盯着你看。

无论走在何处,希望一回头看到的是你。

好多天以前为了申个微博号搞得我头都大了好几圈,好在为了我临时的脑洞坚持下来了(ToT)  第一次为了萌的cp写文找脑洞就献给我双黄了 真心希望这两个号可以永远持续下去  在众位大大们的刀子下做一个甜甜暖暖的港湾=^_^=  欢迎提建议

离七夕还有差不多八天。。六天。。。三天 (? 的时候心里都在想,,明天再写文也不迟 结果昨天从泰山顶下来回家睡到今天上午:)  我错过了一个本来就不属于我这种单身狗还要更贺文的七夕 睡了一个七夕的我感觉so good :)  

持续更博中  自萌

身边的耳语只给身后的你



我的粮犹如乌龟脱着蜗牛一样慢。。。。 只好把最后一张存货拿出来安慰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