颠茄三石片

不撕=.=毕竟我是个乖巧端庄的人

大王叫我来巡山


        
妖艳贱货老白兔磊X可爱纯良小狐狸渤

 大概是个童话故事吧!?

1.     很久很久以前(喂故事都是这样开始的好吗),森林里有一座山。山里长期居住着一群狐狸,并且每只狐狸成年之前都不被允许下山去,只有十八岁那年通过一次考核才可以得到自由。考核的内容就是到山下成功抓一只兔子回到山顶,鬼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无聊的考核,然而为什么是抓兔子呢,天真的准成年狐狸布鹅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。当然有时候他也会思考自己明明是一只纯狐狸,为毛会有一个这么不霸气而且品种混乱的名字,有没有搞错啊。

2.     在三个小时的收拾行李时间后布鹅背着自己的特大号包裹下了山,其实布鹅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带那么多发胶?可能是一个星期没有洗头发有点乱,行走江湖可不能乱了发型啊,就是顺顺狐狸毛也是可以的啊。

3.磊磊从大傻子红雷那骗了几根胡萝卜掂在手里扭着屁股往家走,心想人人都说狡兔三窟,自己简直就是狡兔中的战斗兔啊,神算不如我算,随便夸了几句傻熊红雷今天又帅了就白白拿到了胡萝卜,这智商啊,还怎么打光头强。

4.布鹅一边哼着自己的主打歌一边摇着尾巴走在小路上,眼见就要下山了,布鹅突然有点兴奋。蹦蹦跳跳地来到了森林里,走了一段路后突然发现不远处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悠哉游哉地扭动着。布鹅机智地凑上前去看清楚了那身影的真面目。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啊,刚下山就碰见一只兔子,而且又肥又大,肯定跑不动,绝逃不出我的狐狸爪。布鹅小心翼翼地绕过那只兔子,忽然冲上前冲着兔子张口举爪,见兔子没什么反应就汪汪了两声“你怎么不怕我啊,我是狐狸,专门抓你们兔子的。看你和我有缘,你这只兔子我抓定了。”

5.要说布鹅也太倒霉了,非要摊上磊磊这只老兔子,兔龄已达中年,老谋深算,堪称兔族的神算子,又正值中年发福,吃多肉多,体重渐长。磊磊美滋滋地啃着胡萝卜走着,突然前面冲出一只狐狸来,还气势汹汹的说要抓自己。磊磊转悠着他的大眼珠子,心想:“这小狐狸崽子太天真了吧,还想抓我,有点自不量力啊。不过小狐狸倒是挺有意思,软软的毛真想让人揉一把,眼睛长得水灵灵的,真勾人,哦不,勾兔。”

6.“说你呢嘿,兔子你不准动,看我来抓你回山。” 布鹅刚要上前碰磊磊,磊磊就扑通跪在布鹅脚边,抓着他的尾巴抹眼泪。“狐狸兄,你不能抓我啊,我可是你的同类啊。” 布鹅一愣,转眼又对抱着自己尾巴的人说:“你瞎说啥,我和你才不是一类,你看你这么胖,而且是白色的,我们长得根本不像。” 磊磊又大哭着喊:“冤枉啊,我是被兔王给变成这个样子的,当初我下山抓兔子被兔群围攻,成为俘虏后就被惩罚变成这个样子让我永远会不了山上。” 如雨而下的眼泪把布鹅的尾巴都浸湿了,布鹅看到磊磊的样子有些心疼,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错怪你了,这样吧,你先跟着我抓兔子,抓完兔子我们马上回山,我会想办法把你变回原形。” 磊磊抹抹眼泪看着布鹅说自己先回家收拾东西,马上回来找布鹅。磊磊走出了布鹅的视线,比了一个剪刀手,顺便卖了个萌,“这小狐狸真是傻透了,怎么这么天真愚蠢地以为我是卧底呢。还是修炼几年再抓我吧。”带着哈哈哈的笑声磊磊又扭着屁股回家去了。

7.布鹅就在这树下抱着他的包裹等啊等啊,等到肚子咕咕叫也没看到磊磊回来找他。布鹅开始胡思乱想起来,“磊磊不会被兔子抓住了吧,我应不应该去救他,难道他有事耽搁了,可我现在真的好饿,好想吃炸酱面啊。” 最后布鹅抓了一把草吞下去饿得睡着了,生活是如此艰难,为什么要对待我这么可爱的小狐狸呢。(别问我为什么布鹅不怀疑磊磊是个骗子,因为人设如此。)

一个因为开学而无休止停更的不要脸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1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