颠茄三石片

不撕=.=毕竟我是个乖巧端庄的人

拖延症怎么好意思be('・ω・')

半城风沙 一世尘缘

        那年,夏花俏俏绽放。那日,少年倾心于你。折枝衬红颜,愿听你许下一世诺言。
        南朝前459年。隔着酒杯散发的雾气,一身白衣的他第一次映入了黄磊的眼中。盯着那颗泪痣他有些恍惚,对面少年的肩线在阳光下显得柔和,嘴角挑起的笑容带着一丝脱俗的纯洁。黄磊骨节分明的手揉搓着酒杯,一勾手指示身边人俯下身子,“对面的那人叫什么?” “黄渤,是新任的尚书。” 低头看着酒中的自己,心中勾勒着那个身影,突然一声嘲笑,酒一饮而尽。
         酒席结束后黄磊与众大臣谈笑着,忽然瞥见了一旁的那人。他拂袖走到那人面前,眼神相对时流出了几段回忆,好像隔世的梦。“在下黄磊,幸会。” 黄渤作揖道:“久仰,鄙人黄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风掠过几缕发丝,黄磊走到黄渤耳边轻声细语:“今夜为尚书摆一席酒宴,不知是否赏脸?” 身边人转头,泪痣之上的眼睛盯着黄磊,时间凝固几刻,“定当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月下亭中两人谈着诗赋,杯中三分明月散落,直到两面泛红,风流寂静。“小渤,你真像我的一个故人。” “是吗,我好像也见过你。” 那一夜,无关风月。

        一晃竟携手走过了三年,朝堂之上,黄磊已权倾内外,坐上丞相的职位。黄渤是个很聪明的人,他能看透很多人,但时常感伤看不透离他最近的黄磊。枕边的人想触摸却那么远。
        红尘难看破,善恶无定夺。黄渤看黄磊的眼睛,还是与他们第一次见时那样清澈,可心里的欲望大了。大臣们都私下言语道黄丞相欲谋反的事,黄磊没有向他解释什么,他也就没有问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黄磊像疯了一样按着身下人一直到眼睛红肿,双臂紧紧箍着黄渤,强迫他直对着自己,潮红的脸上吐出旖旎的气息。“你会帮我吗?”黄渤自然懂他在说什么,他没有回答,只是猛地凑上前去夺了一个吻,双手攀上肩头,狠狠地啃咬着筋肉,描绘着唇形,一直吻到脚踝。黄渤俯身在黄磊耳边摩挲着,“黄磊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黄磊摸着他发烫的脸颊,安静地看着他。“森林中有一只小狐狸,有一天它落入了陷阱,掉到了猎人挖的深坑里,这时走过了第一个人,他看到小狐狸时叹了一口气,迈着步子走开了。第二个人走过,他往坑里扔进去一些食物就走开。第三个人经过,他奋力将小狐狸拉了上来 ,拍拍狐狸的身子放入了森林。”故事讲完了,黄渤往身边人的怀里蹭了蹭,闭眼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黄磊在朝堂上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,黄渤让人带话说是身体不适,要在家休养。黄磊没有去看他,他知道黄渤在躲着自己。一个月过去了,黄渤始终没有踏上朝堂一步。黄磊抬头望着明月,这就是你的回答吧。轻笑一声,拂袖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一日黄沙漫天,城下涌入万千兵马,黄磊终究还是发兵夺权了。原以为城中人马已散尽,当鼓声震响,城中涌出千军万马,黄磊看着皇帝身边的那人,是他。原来是他出卖了自己,他仰天发出的笑容带着绝望与悲哀。他亲自佩剑杀向面前的人,刀剑间火光四溅,脸上因无力招架带着几道血痕,眼看就要死于乱剑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 城上飞来一排排利箭,死伤无数,黄磊的兵马已殆尽,就在那支箭飞来的一瞬间,他闭上了眼睛,映出的是那年白衣流水的少年的脸,在月下朦胧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黄磊再一次睁开眼睛, 黄渤竟在他怀里笑着,身上插着那只箭。黄磊明白是他替自己挡住了这只箭,慌忙地搂住怀中的人,黄渤声音已微弱下来,“磊,你还记得那晚的故事吗,其实那只狐狸就是我,几百年后我化作人形来到这,为的是报答恩情。当今的皇帝是那第二个路人,而你是最重要的那第三个人。”黄磊的眼中噙满了泪水,他不住地亲吻着眼前人的脸。最终他没有负我。

         在一片厮杀中,黄磊带着黄渤逃离了都城,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,亦不知道最后剩下了几人。只留下一世尘缘的故事埋在了风沙之下。

        渺渺尘缘枕边凉,人惆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      借着斜斜透进的一片月光,黄磊模糊看到身下人的大致轮廓,可那眉眼鼻唇和喜怒嗔笑的模样早已稔熟于心,不需亲见也描绘得出来。胸前的铜牌还带着箭射中的痕迹,黄磊问怀中的人那日为何演的那么真,黄渤笑着说道:“最重要的是出戏啊。” 黄磊轻咬着黄渤的耳朵:“真是个小狐狸。”说完将灯捻灭,手伸进人腰侧。

       那一世我只看了你一眼便记住了你的面貌。这一世,让我用自己来还你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