颠茄三石片

不撕=.=毕竟我是个乖巧端庄的人

食味


短篇
文笔渣
安静谈个恋爱呗
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每天午饭时间黄磊会从自己的办公桌抽屉里翻出两个煮熟的鸡蛋,浑圆的鸡蛋上用黑色笔勾画出一个调皮的表情,日复一日,而鸡蛋的主人从未留下任何痕迹。有人说这一定是爱慕黄老师的女学生送的,而黄磊只是轻笑,默默地将鸡蛋收起。
        黄磊第三十二次碰见在食堂角落里偷窥自己的男孩,头发呆呆地垂在额头上,眼角一颗泪痣显得很特别。突然两人的目光对在了一起,只见那男生愣了几秒钟后脸上泛起及耳根的红,立刻低下头勺子和筷子并用往嘴里塞饭。因为塞的太快,米粒扑哧一下喷了出来,黄磊犹豫了一下站起来走到男生面前,拧开矿泉水递到嘴边。“同学,喝点水吧。” 男生嘴里塞的满满的,涨红的脸一会点头又一会摇头,黄磊忍不住笑出了声,“先咽下去啊。” 黄磊耐心地看着眼前的人一点点咽下去,还打了个响亮的嗝,刚平静的脸又红了一片。看他局促不安地揪着衣角,黄磊开口问他叫什么名字,男生用软的像糯米一样的声音回答道:“黄渤,三点水的渤。” 黄磊见他眼睛都不敢对视自己,摸了摸兜里的两个鸡蛋,又摸了摸男生的头就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之后的每天鸡蛋都像以前一样安静地躺在抽屉里,外壳上依旧是黑色笔勾画的表情。直到有一天黄磊被调到新的班级做班主任,看着教室后排瞪着眼睛一脸意外的黄渤,黄磊轻咳两声宣布了新的课代表,也就是黄渤。第一堂课上完,黄磊将黄渤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,“小渤啊,我观察你很久了,你很有天赋,又肯努力,绝对是可造之才啊。如果不那么害羞就更好了。” 黄渤点点头看着黄磊的眼睛,几秒钟后丢下一句“老师再见。”就跑出了办公室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中午雨下的很大,黄磊忘记带雨伞,只好一个人待在办公室,眼看午饭时间就要到了,黄磊看着空空的抽屉,望着窗外的雨,心里有点焦急。过了一刻钟后,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到了门口又突然停止。接着传来门被推开的咯吱声,黄磊看见头发被雨淋湿贴在脑门上的黄渤掂着脚慢慢地走进来。“小渤。” 黄渤听见黄磊的声音哎呦一声差点蹦出去两米外,呆呆看着黄磊,两只手藏到背后。黄磊叫他走到自己桌子边上,拿起毛巾擦去黄渤头上的水珠,桌上放着一盒巧克力,黄渤傻傻地问黄磊是不是送给女朋友的,黄磊恩了一声说道:“是送给喜欢的人吃的。” 黄渤低下头,悄悄把手里的东西塞到口袋里。黄磊叫住他说:“别藏了,拿出来吧。”黄渤缓缓从兜里掏出两个鸡蛋,外壳上的黑色笔迹被雨淋湿了,但还能看清楚两个笑得可爱的表情。黄磊将鸡蛋收回抽屉,在黄渤身上披了件自己的外套。黄渤正要转身走,黄磊叫住他,“给你的。”说完拿起桌上的巧克力塞给他。黄渤一脸疑问:“你不是说这是送给你喜欢的人的吗?” “对啊。” 黄渤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,狠揉了揉自己的脸,结巴的说不出话来。黄磊笑着顺势将他搂进了怀里,呼吸埋进对方沾雨的头发里,时间好长好长,直到两人的眼里落进了星星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冬日的阳光跳过窗户洒在黄渤半掩的被单上,黄磊悄悄推开房门,走到床边将被子拉回黄渤的耳边,低头在鼻尖印了一个吻,蹭了一股暖暖的奶香味。“黄…狐狸,别动。”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嘴里嘟嘟囔囔地说了些什么。呼吸声渐渐平稳,小渤又睡着了。黄磊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床边,托着腮仔细观察着睡着的小渤,用手指点点泪痣,揉揉乱成一团的头发,抹去快要滑落的口水。听着他起伏的轻微的呼吸声,喉结的滚动,黄磊的呼吸显然开始急促起来,少年的模样足以使人沉迷于此,直到黄渤的肚子传出咕噜的响声,黄磊才从眼前的画中醒来,起身到了厨房。
        黄渤被饥饿感叫醒,摸了摸身旁已经没有温度的被窝,揉着眼睛抓起床头的外套披在身上,半睡半醒地走到厨房,朦朦胧胧看到系着围裙的黄磊在厨房里忙碌着,黄渤闭着眼走上前,双手搂住黄磊的腰,下巴牢牢地垫在肩上又闭上了眼睛。“小懒蛋,别睡啊,厨房里凉。”清晰的呼吸声轻挠着黄磊的耳朵,带着酥痒的电流从耳朵流向心口,黄磊一个转身将人抱在怀里,“小渤外套要捂严实,桌子上有杯热好的牛奶,趁热喝,早饭马上就好。” 见黄渤的眼睛还未睁开,黄磊坏笑着凑上去仔细地啃咬黄渤的耳垂,黄渤疼的一激灵,不满地睁开眼睛挣开黄磊的怀抱,一屁股坐到了餐桌上旁,牛奶还靠着热气,过了一会黄磊端上两碗热腾腾的面,黄渤用筷子挑开面条,碗中间安然卧着两颗荷包蛋,好久没去超市,这是剩下的最后两颗。紧紧依靠着的两颗蛋黄像冬日两颗燃烧的太阳,又像两颗依靠的心。黄渤埋头吞着面,口中含含糊糊地对黄磊说:“黄磊,咱们去新西兰吧。” “去那干什么?” “吃好吃的,顺便领个证吧。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今年的秋天比往常更冷一些,最近学校课少,黄磊落得清闲,正好可以在黄渤下班前回到家做好饭。算来已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七个年头了,或许两人之间早已没了当初的那份激情,趋于柴米油盐的生活更像普通情侣生活那样如细流平缓着。情话出口越来越少,连在床上也总是敷衍了事。在某个早上黄磊也会望着身边的人恍惚,那个曾经红着脸天真的少年在泪痣旁也爬上了一丝细纹,轮廓渐渐柔和,温顺又多了几分倔强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黄渤再一次放下筷子,“这菜又淡了。” 黄磊尝了尝味道并不是很淡,“肉太老,不新鲜。” “咸了。” 黄磊没有过多言语,他知道问题并不在于他做的菜。晚上黄磊洗过澡后慢慢凑到黄渤颈窝旁,释放着自己的喘息。“我累了,早睡吧。” 黄渤背对黄磊将自己埋进被子,一会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。那晚黄磊在戒烟两年后重新点燃了一支烟,彻夜未眠。他对他很了解,生活总会这样,平淡中不乏波澜,逆折。黄渤已经不再是多年前那个轻掠嘴唇就脸红的厉害的少年。在他最好的青春里遇到了黄磊,于是他把自己献给了黄磊。如今在他的生命中出现了另外一个人,他可能与黄磊截然不同,或许浪漫,或许更加温柔。而在他面前黄渤才能找到新奇的快乐。过多的言语只会放大成无意义,煎熬的继续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。应该早就明白在生活的单行道上永远只有远方的美好,而过去的风景不会再遇见。黄磊看着熟睡的黄渤,第一次明白分开会这样的无奈与悲哀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,黄磊只在床头留下那个夏天从可乐罐上扭下的拉环戒指,没有告别,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黄渤翻遍了整个城市都没有找到黄磊的痕迹,他最终还是独身一人,当习惯了一个人最好的爱时,其他的短暂新奇终究无法长久。他想念曾经油盐酱醋的生活,想念黄磊围着围裙在热气中穿梭的身影,想念那些无聊却幸福的时光。一辈子柴米油盐难道不就是一辈子的陪伴吗?
          又是一个秋天,那场缘分的冷雨牵念着男孩微红的脸庞。黄渤路过了和黄磊走过的许许多多的风景,火车驶向他和黄磊走过的最后一个地方,乌镇。江南的雨像调皮的孩子,总是毫无预期。黄昏过后的一场雨淋湿了黄渤的衣服,穿过一条条街道,每个画面都装点着诗意,像黄磊的低声细语。雨愈下愈大,黄渤只好跑向路边的小店躲雨。那家亮着橘黄色灯光的小店在朦胧的雨中伫立着,黄渤不自觉地跑到了那里。暗红色木匾上刻着深夜食堂几个字,这丝淡雅的气氛与乌镇好像相适又好像分离。推开门,黄渤抖落了身上的雨水,抬头,望见了柜台中间的那个男人。犹如十年前的那场相遇,眼睛中满是惊讶。一碗热腾腾的面端到面前,“擦擦雨。”顺便递来一条毛巾。黄渤恍惚地看着眼前的面,不敢抬头直视黄磊。拨开一层面,两颗荷包蛋安然的卧在那,霎时间黄渤愣住了,笑着依偎着他的时候仿佛就在昨天,黄渤放下筷子,转身闭上眼睛拥抱住身后的男人 ,轻声抽泣着,黄磊将人带在怀里更深,下巴埋进黄渤的头发里,闻着熟悉的味道,抱着他思念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黄渤再没有离开乌镇,他留在那和黄磊一起经营着食堂。后来很多人问他们一辈子柴米油盐琐碎会不会无聊,黄磊转身看了眼黄渤说道:“知道对方吃什么,就是最真实的关心。就好像我陪在他身边,参与了他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。所以就这样一辈子油盐酱醋,一辈子无聊好了。
        是啊,爱不就是一件件琐碎的小事吗?每一句“你吃饭了吗”,意思就是“我好想你啊”。所谓爱,不就是愿意听你的每一句废话吗?不就是愿意知道你每天吃了什么吗?总会有一个人在你的生命里,像食色百味,无法分割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评论(7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