颠茄三石片

不撕=.=毕竟我是个乖巧端庄的人

Lofter 大写的抽风 竟然又发出来了 [我想我是海]   老梗新人练手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1998年
        那年黄磊顶着长春电影节最佳男配的光环,各种剧本铺天盖地而来,接近而立之年的他洒脱而又稳重,除了日常的拍戏生活外,电影学院的教师工作让他更加充实和安心。那时的他每天甩着长发穿梭于学校众多女生爱慕的眼神中,总是那件白色的衬衫和平整的牛仔裤,青年的眸子水一般地闪着,嘴角微扬的笑像溢出的阳光,陌上少年足风流。
         夜晚的北京街头上人来人往,任车扔给人一个个冰冷的尾气。没人注意到一个蹲在街头的男人,黄磊喜欢安静,可过往的嘈杂浮华又使他清醒的很。路过的每一个行人都千姿百态,他们在真正演绎着生活这部影片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天黄磊与人发生了争执,一个人行走在街道上,不知不觉跨入了一家酒吧。径直走向角落的桌子旁,黄磊平时是不常喝酒的,一杯杯酒灌进嘴里,直到脸色泛红。抬眼望向台上,模糊地看见灯光下握着麦克风的男人,黑色上衣遮不住的青涩嗓音让黄磊一阵恍惚,一首歌过后,台上男人轻声道谢,黄磊身旁的观众一片欢呼。那一天他知道了他的名字,黄渤。
        那天之后每晚黄磊都会不自觉地来到那家名叫蓝海的酒吧,在同样的位置上点一杯柠檬水。灯光下的男人安静地唱着,黄磊看着他嘴角浅浅的笑,略带沙哑的嗓音像磁铁一样吸引着他。目光划过男人并不修长却又干净的手,喉结竟上下滚动。这人他好似在哪见过。
         终于有一天台上男人的目光与黄磊相撞,下垂眼中闪过一丝情愫,黄磊急忙闪躲。黄渤像往常一样结束了表演,转角时瞥见在角落里的那位奇怪的客人,那张嵌着大眼睛的脸在长发下显得如此精致,奇怪的是这人好像在哪见过。
         黄磊好像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看,一抬头恰好对上了黄渤的目光。对方显然有些不知所措,慌忙躲闪的眼神不好意思直视黄磊的眼睛,只好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。黄磊只好招呼他:“要不要过来坐坐?” 黄渤点点头走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 酒吧的桌子面积很小,黄磊第一次将对面的人看得那么清楚,甚至是那颗眼角的泪痣。“我叫黄渤,渤海的渤.”“我也姓黄,我叫黄磊,三石磊.” 那天黄磊破天荒地叫了几杯酒,话匣子也就打开了,两人在音乐和吵闹声中聊了很长时间,直到指针指向了十一点。在酒吧的门口,黄磊与黄渤道别,看着那个比自己小三岁的男孩走出很远后转身对自己招手,他的心突然暖了许多,带着一脸宠溺的笑走在回家的路上。远处的黄渤脑中一直浮现着黄磊透着暖意的眼睛,回到家后整整失眠了一夜。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每晚黄磊都如约而至,黄渤唱歌时漫不经心地一瞥台下的黄磊,他也在看他,并会回给他一个笑容。之后他们在街头闲逛,就着美好的夜色谈天。记得那次躺在草地上的两人仰头望着繁星,“我是海边出生的孩子,我爱有海的城市。” “我愿意做你的海。” “哎,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里有片海?” 两人嗤嗤地笑着,双手越靠越近,终于握在一起。不言而喻。
        白天小渤总爱给黄磊打电话,黄磊每次在片场休息时对着手机笑得眼弯弯的,一旁的工作人员都偷偷议论,连一些女生都暗自伤心黄磊已经有了女朋友。有人起哄他让他把师娘带来给大家看,黄磊只是笑笑说道:“他害羞呢.”
        那晚的月色格外美好,他们伴着音乐在酒吧跳舞。小渤跳的女步很不娴熟,老是踩着黄磊的鞋面。最后一支舞,黄渤乖顺地将下颌搁在黄磊的肩上,双臂敞开,手似有似无地扣住他的后背。嘴唇与耳边不断摩擦着,微微张口,像是要说些什么,却没能说出口。然而下一秒黄磊环抱的充实感击碎了最后一道防线。胸膛紧贴着胸膛,人心只隔骨与膜。渡来氧气给对方的唇,交织的身体变得火热,直到一发不可收拾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他们都觉得年轻,不去想日子过得多长久,只有当下才是眼前能抓得住的。
        那一年黄磊唱了一首歌—我想我是海。录制的时候脑中不时想起怀中人的眼睛,还有那颗泪痣。日子真的好像海一样长久。
        我的心像软的沙滩,过往的悲欢虽去而复返,但有你做梦想的伴,让我明白相偎相知的暖。
        2002年
        四年的时光一闪而过,每天清晨黄磊总会看着身旁的小渤醒来,然后轻啄眼角让他再睡一会。小渤会抓起被子埋头睡去,黄磊则揉着小渤的头卧在他身边。
        早餐自然是黄磊准备,两个荷包蛋两碗粥冒着热气。两人的长发都已剪短,清爽又明朗。当小渤说起要考北京电影学院的时候,黄磊并不惊讶,只是凑上前去索吻,你做什么我都支持。有时小渤自己在想,也许是自己想多看几眼他吧。
         考试那天的监考是黄磊,小渤一边答卷一边偷瞄端坐在讲台上的老正经,喝着茶水看着书,一脸严肃的样子。小渤不禁偷偷笑起来,笑声惊动了讲台前的人,只见他轻咳一声说道:“安静.”小渤才撅撅嘴继续答题。
        回家的路上小渤环着黄磊的腰,手指不安分地画着圈圈,黄磊红着脸蹬着自行车回了家。门一关,黄磊转身就将调皮的人压在墙上,小渤还没命地往人耳边吹气,狭小空间内的空气燥热,小渤只能扶着黄磊的肩喘息,十指紧攥他的衬衫。黄磊欲吻下渗血的唇,如行云流水一般。
         那年他叫他师爷,大好的青春时光稍纵即逝,但庆幸曾一起走过。
         2004年
         无所谓七年之痒,只有相见与分离的痛楚。那年黄渤的演艺事业蒸蒸日上,双人床上再难找到两人的温存。通话记录的一分钟也只是沉默五十秒。再见时两人交缠的拥抱也只像发泄。开灯后的烟雾缭绕让黄磊难以看清黄渤的脸。他想上前将黄渤的烟夺下,却没伸出手。“小渤,明天我们去看海吧.” 沉默良久后,“好啊.”
        还记得当年你的梦想,星光下映出的轮廓如眼前清晰。沙滩上的步履凌乱,潮落时的无奈只有此时能体会到。
        看见眼前的人纵身跃入海中,仿佛又回到他们开始相遇的那个夜晚。我眼中永远没有那片海,我的眼中只有你。夕阳下的两人站在沙滩上,迎面是海风,黄磊转头看着他的小渤,他最爱亲吻的泪痣还挂在眼角,已经好久没有好好看过他了吧。当年的稚气已全无,眉眼之间有一丝坚韧。是时候松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渤,我们分开吧.” 他没有看他的表情,却感受到一丝苦涩。屏住呼吸,黄磊在等着他的回答。“为什么?” “你可以有更好的未来.” ……
         转身之后的泪珠滑落,没有最后的一个吻。那一天黄渤在海边哭了很久。
          那年黄磊结了婚。没有婚礼,婚戒。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黄渤将自己关进房间。凌乱的桌子上堆满了酒瓶,眼神透出的绝望无力地望着窗外。还记得当天吉他和旋律,街角残留的声线。我忘记了我自己,却还记得你离开时的神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同样也没有人明白黄磊在新婚之夜唱了一晚的那首歌。我想我是海,不是谁都明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2007年
           三年中不知有多次深夜呢喃着对方的名字,梦中惊醒后再没看到对方的脸。通讯录上的名字始终未点开,又没有勇气按下删除二字。黄渤的烟瘾越来越大,他拼了命去拍戏,仿佛沉迷于一个世界就能忘记另一个世界。红毯上的微笑与面对记者的侃侃而谈后掩盖着流泪苦笑的夜晚。新闻中的黄磊总是以好丈夫的形象出现,眉眼越来越和缓,这就是家的温暖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黄渤终于结婚了。妻子是一直默默陪伴在他无助时刻的人。他的确可以做一个好丈夫,只是这辈子不能献出全部的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已经学会忘记,不会刻意躲避黄磊出现的活动,再见时的彬彬有礼已难联想到十年前的火热。只是还没有勇气直视黄磊的眼睛,直视那片海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早知道是今天这幅模样,还不如没有十年前的那场相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年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谁也不知道时间是怎样流逝的。当年的少年已变成了五十亿帝。黄磊拨通了电话,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之后,他惊讶这十几年号码都没有改变。“小渤,有一个综艺节目你有兴趣参加吗?” “你去吗?” “恩”  “行.” 黄磊不知道黄渤当时有多个综艺节目的邀约,而他还是答应了。像多年前那样没有一丝顾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们还是有太多的默契,盯着对方时似乎还能找到一丝异于常人的情愫。但谁都没有越过红线一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期录制他们回到了青岛,黄渤最爱的城市。命运将他们独自带到那个荒岛上。他满脸宠溺地看着身旁的人,那段感情大概永远不会消失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天他们躲过了所有的摄像来到海边,两个不惑之年的人对着大海呐喊,黄渤跃入海面的一瞬间,画面又回到他们离别的那天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还是爱你。我曾想过放手是最好的选择,可我始终忘不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知道吗,以前我爱有海的城市,可现在,我爱有你的城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节目最后一期他们哭得天昏地暗。又是离别,他们痛恨分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年
           黄渤因为工作来到塞班岛,这些年他多次外出旅行,而且他爱上了摄影,他知道黄磊也爱摄影。有时看着黄磊拍下的海边会一阵恍惚,不知道他会不会也在想着自己。塞班岛的海很美,可似乎永远比不上那片海,不是他们结束的那片海,是那个人眼中的。黄磊在视频中看着小渤跃入海中,他忽然觉得自己就是那片海。那颗石子让自己澎湃已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有一天收拾屋子的时候黄渤发现了一张泛黄的纸,上面是黄磊手抄的歌词。一滴泪滑落在纸上,也许此生的遗憾无法再弥补了。愿来生还能相遇,我将再也不会放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.6.13

评论(2)

热度(19)